小鞋.jpg

老妹十一月初生了第二胎BOBBY,現在正在老媽家坐月子中。可能之前先在月子中心坐月子的關係,所以一開始老媽清閒很多,那一陣子老妹待在月子中心,儂儂沒有特地想起媽媽,每天下班的時候都找我玩積木或是玩煮飯的遊戲,老媽只要搞定晚餐就可以,甚至到了晚上韓劇開始播放,小儂也只是乖乖的繼續晚玩具,讓老媽可以沉浸在韓劇的老套劇情當中。 

不過自從老妹帶著BOBBY回來坐月子之後,儂儂似乎知道她那「獨一無二、不可取代」的地位受到動搖,首先每次回到家都會跟她進行親子遊戲的父母都忙著照顧BOBBY,所以都叫我們這些「次級」阿姨陪她玩;再來,每次要跟BOBBY示好都被大人們阻止,因為身為山東基因大老粗第N代的她鐵定會控制不了自己的力氣傷到BOBBY;最後就是平時跟她朝夕相處的阿嬤(就是我老媽)也因為要照顧產後的老妹和BOBBY而疏忽她。

說實在的,儂儂也算是受害著,因為大家都為了新生兒忙翻天,所以能給她的關愛就少很多,即便我們這些對她而言「次級重要」的阿姨願意陪她,她老大姐也不甩我們。所以這陣子儂儂就開始表現出強烈的佔有欲,對象當然就是她阿嬤,也就是我老媽!現在老媽走到哪她就跟到哪,什麼事情都要老媽幫她做,連以前會的自己脫褲子上廁所,現在不是要老媽幫她脫褲子她才要上,不然就是出現尿失禁的狀況,害老媽疲於奔命。以前是儂儂可以睡到八、九點自然醒,老媽還可以偷溜去逛菜市場;現在老媽一不在身邊,她就開始大哭要找老媽,害著老媽只好一邊看著她一邊顧著BOBBY。

loves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