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jpg  

十一月真的是有史以來很衰的一個月份。

先是可怕的流行性感冒肆虐我們一家,先從甫上幼稚園的儂儂開始,然後就像是瘧疾一樣蔓延開來,家人無一倖免。最可憐的莫過於bobby吧,感冒的時間拖最久,一直酷酷嫂,每隔三天感冒藥吃完就繼續向診所報到,超慘~

一開始感冒找上我的時候還想說:還好是我感冒,要是朵朵感冒那就更慘了!沒想到即使做好種種防護措施,還是敵不過朵朵和bobby朝夕相處的可怕傳染力。過沒幾天朵朵跟著淪陷。大家都知道小孩感冒不僅很可憐,同時也很難帶!小孩的不舒服沒辦法用其他事轉移,所以都是用哭鬧來表達~這時候辛苦的就是家長了,好不容易熬過了朵朵感冒的兩個星期,看了大概三、四次醫生,看著每天灌藥的朵朵,真覺得早知道就抓去打流感疫苗算了!

痊癒的朵朵沒多久又再度感冒,這次也不曉得到底是怎樣被傳染的,因為bobby依舊酷酷嫂,不過也不排除是自己冷到。總之,感冒又拖了一個禮拜左右。

後來,換成我的手不小心扭到,而朵朵也因為他老爸第一次幫她洗澡而受到驚嚇,這樣搞到她有一個禮拜害怕洗澡,只要一把她放進澡盆,不僅大哭而且也會一直想出來,十分抗拒。終於這一場夢魘結束以後,最近換我走衰運。先是禮拜四因為把朵朵放進汽座,大概是姿勢或是重心不對的關係,把脆弱不堪的腰再次扭傷。一大早就拜託老爸載我去愛文街受苦,本以為忍受折磨會換來永久的幸福,奈何這次可能師父搞錯地方了,應該是右側的腰閃到,結果師父刮痧的地方偏重中央,不但白白受苦,還花了我600大洋。好不容易熬到上完一整天的課結束,情況沒有好轉,只好轉向西醫求助,打了兩針肌肉鬆弛劑,但是好像也沒有多大的改善,記得以前都是依次見效,怎麼會這樣呢?

當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才發現原來中間痛是因為刮痧的皮肉痛,西醫幫我注射的位置也是中央,在躺下來之後才發現完全是我弄錯了,不能全怪愛文街跟西醫,應該是左側閃到腰才對。隔天,又忍著疼痛直到第八節輔導課結束,接著馬不停蹄到西醫報到,這次改打左側位置,而且因為疼痛改善狀況不大的關係,所以醫生又幫我補打了左側屁股!這次共打了三針。

這幾天也因為腰閃到的關係,朵朵都是老媽在照顧,回到家也是配合阿向的下班時間,由他來抱小孩~只希望衰事趕緊遠離,還我正常的生活吧!

lovejad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