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啾咪從姨婆家回來就開始鼻水共共流,不以為意的我和老媽就想說只是跟以往的小感冒一樣,看個醫生吃藥就會好了。當天啾咪一直流鼻水,擦了無數張衛生紙,而且還有不斷的咳嗽兼痰音。老媽也說她午睡沒睡,帶進去房間兩次,但是一直說要出去就是不肯睡覺。本以為這樣一來晚上她應該很快就會不支倒地,讓媽媽我輕鬆愜意,誰知道和姊姊玩得可high了。最後姐姐都入睡了,她還一直嚷嚷著說不要睡,帶進房間三、四次一直說不要睡、不要睡,好不容易10:30終於睡了,結果12:30醒來一次,4:30又醒來一次,而且伴隨著整晚的咳嗽。唉~~

星期五老媽就帶他去看了家附近的內科,那家內科是我小時候存在的一間診所,包山包海,所以甚麼感冒、腹痛、拉肚子或是慢性病都可以看,老媽就帶啾咪去看了感冒,醫生只說感冒有點嚴重,呼吸會有雜音,開了藥就了事。下班回到家,老媽告訴我帶去看醫生了,不過改善不大,午睡方面依然不好入睡。終於我決定了,本來星期六補課完畢要利用下午帶去自己家附近的小兒科看鵝口瘡(看了兩個醫生都看不好,第一間看耳鼻喉科說是鵝口瘡,但是沒效。第二間帶去看皮膚科,說甚麼是嘴唇乾裂,根本是誤診!),當下就決定改掛當晚的門診。

本來還嘻嘻哈哈以為看個感冒兼鵝口瘡就可以回家過HAPPY FRIDAY,結果醫生一用聽診器就察覺不對勁,呼吸得太喘了!而且再聽到啾咪這兩天的症狀:鼻水多、咳嗽不斷而且有痰音,連呼吸都聽得出有痰在深層的肺部,直接就叫我們改轉馬偕急診。當下換我慌了,怎麼會這樣?不是只是個小感冒嗎?這時候也只好趕緊叫老公開車送我們到馬偕了。

診斷出來是細支氣管炎,照了X光還好沒有感染,一直等到10:30才結束看診。由於隔天星期六我們學校補課,當天有跳蚤市場和園遊會的活動,因為回家之後又得一大早起床太折騰我和啾咪了,索性就請老公開車載我們先回老媽家過夜,隔天啾咪麻煩她照顧,而我也可以睡晚一點然後直接去上班。這個晚上我一直很擔心啾咪會發燒,所以一整晚都睡不好,時時起身看她的狀況,但好在她睡得不錯,大概是氣管擴張劑發揮效用,得以一夜好眠了。

不過星期六早上啾咪就開始發燒了,老媽給她喝了第一次的退燒藥。晚上我們帶回家之後也燒了一次,灌了第二次的退燒藥,星期日凌晨也有一次發燒,我也是趁她在睡夢中就餵藥水,還好啾咪的配合度都不錯。但是如果是換成一天要吃四次的感冒藥她就會頑強抵抗,而且戰況激烈,吃的時候還會全身打顫,大概是真的太難喝了吧~還會伴隨著止不住的淚水、鼻涕和吃完之後瘋狂咳嗽和噁心感,有時還會頻頻作噁,真的是很捨不得。啾咪自己還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好苦,妹妹好苦,不愧是我的女兒,還能一詞雙關啊~~

今天(星期日)老公去加班,我帶了朵朵和啾咪回老媽家一起帶小孩,啾咪現在比較困擾我的就是斷斷續續會有發燒的症狀,中午一度還飆到39.3,只好拜託老妹專程回家拿退燒的塞劑救急一下。午睡過後開始退燒,那時候身體狀況還不錯,不會誇張的狂流鼻涕,也會跟其他小朋友玩,也會開心地和我們互動。只是好景不常,晚上洗澡過後,又開始發燒了,還好晚餐還送捧場,吃了一顆水餃和幾口麵條,但是結束之後就開始像無尾熊一樣黏在我身上,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這也不要那也不要,而我抱到右手都快沒知覺了......

好不容易餵完睡前最後一次藥水和藥粉之後,九點啾咪邊看著電視邊賴在我身上沉沉睡去,希望最苦的一仗已經打完,成功的曙光就在不遠處。

10369721_590665524373841_3088906878141804653_n.jpg    

 
後記:本來打算星期二掛號馬偕小兒科看回診的,結果後來看到啾咪的狀況好像有改善,就延至星期三晚上在家裡附近的謝德貴小兒科看診,結果等到快十點才看到醫生,不過一看又發現啾咪除了細支氣管炎、鵝口瘡之外,還多了齒齦炎!本來醫生看啾咪嘴巴有許多破洞以為是腸病毒,結果發現破洞都集中在牙齦而不是喉嚨附近,所以判定是齒齦炎。所以醫生說難怪她沒事就會罵罵號,連吃東西會哭,因為我們大人光嘴巴破一、兩個大洞就痛得吃不下東西,又何況是細皮嫩肉的小嬰兒呢~後來還自費$200買了舒緩嘴巴破洞的噴劑,在用餐前半小時先噴在嘴巴裡,吃東西就比較不會那麼痛。

可憐的啾咪被折騰了兩個多禮拜才漸漸康復,發燒狀況大概持續了一個禮拜緩解,屁股跟大腿肉明顯消風,從原本的美式風穿著好像又可以變回跟姊姊一樣的窄身韓版風,算是因禍得福嗎?我也不曉得,只希望她這場大病之後,可以重拾笑容,繼續當個體力充沛的牛咪!

 

 

lovejad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