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人有一個怪毛病,很需要朋友,卻又嚮往有點黏又不會太黏的關係。

打小時候開始,每個階段一定會有那麼一位知交好友,先是很感激有這樣一位莫逆之交在我的身邊陪伴,但詭異的是相處得越久,反而開始不喜歡她。就像是倒V一樣的友誼圖示,由低到最高點,然後又跟著盪到谷底去,可悲的是還沒有攀升的機會就分班,再不然就是畢業say goodbye。

這樣的怪毛病跟著我一直到高中,讓我的友誼深深受到嚴峻的考驗。剛好高中又是女校,女生向來心眼小,而我所處的班級又是小圈圈特多且每個圈圈都是壁壘分明的那種團體,搞得我像孤僻的人一樣,身邊最好的朋友被我狠狠的「拋棄」,其他小圈圈竟也容不下我,還好後來事情有了轉圜,只是變質已經造成,再也回不去從前。

說我後悔嗎?其實由不得我自己,因為那種心情的發酵與化學作用,不是簡單的意願趨向,而是不由自主的潛意識反應,我是身不由己啊!

上了大學也有這樣一位好朋友,只是在我還沒開始排斥她時,就交了男朋友。那時候我就開誠布公的跟阿向說我有這個怪癖,如果到時候不想理他,甚至到厭惡他的階段,也請他能夠看開,不管是要像王寶釧一樣繼續守得雲開見月來,還是要另尋新歡都無所謂。那時候我是說得瀟灑,因為個人覺得說什麼都應該是我先拋棄他才對。

很詭異的是,竟然還沒到厭棄他的地步兩個人就結婚了,這樣認識也就十年的光陰過去了。要說什麼是維持下去的法寶,這倒是真的沒有,只能說維持不會變質的感情,不管是友誼或是愛情,都是要因人而異。有的人卿卿我我,認為沒距離才是最好的距離;但是某些人卻認為擁有各自的空間才能夠有喘息的機會。

我經歷過友誼和愛情的試煉,只覺得距離的拿捏真的是一門藝術,我採取的方式就像是跳舞一樣,對方進一步我就退一步,不能一下子退了好幾大步把對方嚇到,也不能退得不乾不脆而壞了舞步。如果我在意這個人,在拿捏之間要恰到好處,如果真的感覺到對方太過逼近到自己的公領域或私領域,最好的作法是讓對方覺得自己真是忙得分身乏術而無暇及他,不是故意冷落或是不理睬。關於幽微的心情都需要調適的時間,情感的濃度太濃會太嗆,濃度太稀又不好入口。

最完美的距離其實就是給彼此在心中一個最舒服的位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jades 的頭像
lovejades

字˙遊˙自在

loveja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