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某日晚上在阿嬤家,正準備入睡前的朵朵自己一個人在客廳用小便桶尿尿,就在她已經昏昏欲睡的這個「摩門特」突然從她腳邊大喇喇的走過一隻蟑螂,嚇得她魂飛魄散大聲尖叫,阿嬤聽到聲音立刻從廚房衝出來準備滅蟑,可惜朵朵已經被嚇到魂不附體,而肇事者蟑螂大爺已經逃之夭夭了。

從那一刻起,朵朵夜間就開始睡不安穩,常常凌晨就跟阿嬤說她睡不著,再不然就是很早就起來。連帶的把已經訓練差不多的自行尿尿也跟著破功,幼稚園老師說她開始一直說要尿尿,但是一旦帶去廁所又尿不出來,接著就是尿濕褲子,一天可以尿濕三、四條褲子。

發覺不對勁的阿嬤當然立刻跑去幫朵朵收驚,不過成效不大。星期五在我準備帶兩姊妹回家時,還特別交代我要有心理準備,要有長期抗戰的決心。果然隔天聽阿向說凌晨一點多就朵朵就開始翻來覆去,接著兩點多就說睡不著要去客廳玩,他一開始不答應要朵朵繼續待在床上,但是她小姐就開始大哭大鬧,連睡在對面房的我和啾咪也跟著被吵醒,一整晚沒睡好。還有,她每次都說尿尿但是帶去小便桶都沒有,硬撐到包尿布睡覺才尿在尿布裡頭。

星期六回到板橋,朵朵的表現有點瘋癲,異常的亢奮,一直在爺爺家跑來跑去,心情好應對得不錯,但胃口很明顯得不好,只吃零食,正餐都不碰。午睡應該是由阿向陪睡的,但他小姐不肯,還大哭,心疼孫女的爺爺就抱著她看電視,沒多久她就睡著了,但是很明顯的就是有驚嚇反應,睡睡醒醒,手還會不時的揮舞,偶爾眼睛還張開來看一下四周,接著又因為疲憊而入睡。心急的爺爺就決定帶著她去行天宮收驚,回來時看得出來她很開心,之後回新竹的路上她有稍微補到眠,但是坐在前座的我還是透過後視鏡看到她睡得不是很安穩。

星期六晚上,朵朵睡覺得前段比較不安穩,還爬起來找爸爸,後半段就比較好了,可以一覺到天亮。星期天因為阿向加班,所以我就帶著兩姊妹到老媽家,老妹聽到朵朵的情況很捨不得,所以就帶朵朵去她家找儂儂和洋洋玩,朵朵不但跟他們吃午餐、一起睡午覺、吃下午茶,甚至還一起到東園國小玩沙。朵朵這天也順利在老妹家上了兩、三次廁所!

今天詢問老媽朵朵的入睡情況,狀況還可以,我也在聯絡簿上跟老師說明朵朵的狀況,先讓朵朵這幾天包尿布上課,讓她有安全感,等她淡忘這件事之後,相信她做好準備就願意自行上廁所了。

放學接朵朵的時候,老師說她對廁所還是有點恐懼,甚至連經過都怕怕的,不過老師都說會陪著她叫她不用害怕。

我想這種情況大概就像是「創傷症候群」,總是會有一些脫序的行為、退化的現象,甚至是情緒的轉變,現在的她也會一直要安撫奶嘴跟小毯毯不離身的陪伴著。目前我想唯有時間、不斷的安撫和陪伴能夠度過這個黑暗時期吧!

lovejad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